云起时

🎐愿清风朗月入梦来

🎐祝我开心

🌿

好烦啊

丧到爆炸

未来迷茫

大写的丧

     六模了,我的成绩没有任何起色。

    

     成绩从二模开始倒退。没有慢慢下降的过程,就是四个字:一落千丈。这是我心里最强烈的感受。

   

      二模考完感觉很不好,成绩和预想的也差不多,但我没有很在意。 之前也有过退步的情况,比这次退的还狠的并不是没有,只是想着到三模的时候加把劲成绩也就上去了。


      但并没有。


      三模退的比二模还要厉害,直接百名开外。 我的心态有点崩。但心里还是想着这次应该发挥失常,毕竟我的答卷还有很多不足,更有很多不该丢的分。没事的,我想着,好好学认真复习,四模成绩会回升的。四模是联考,很正经的一次考试,我想把成绩拽回来。备考过程我不想再说,结果是提高了,在那个砸的不能再砸的三模基础上提升了。据我自己的目标还远远不够。

  

      该清醒了。

    

      二模是意外,三模是失常,那四模呢?我总是习惯性逃避,为自己的失败找这样那样的借口,但连续三次了,怎么还能把它归结于偶然。上几届的学姐给我们讲过一句话:“粗心也是个人能力。”


      怎么就不愿意深入想一想呢?


      我应该接受,接受我成绩倒退的事实。我想改变这种无力的状况,我不希望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成绩表的末端,不希望倒着找自己的名字。那不是我想看到的。


      五模六模我不愿再说,结果就是那样。名次就像扎了根一样挪不动。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这么久的日子里,我题也刷了夜也熬了书也背了但就是没、有、起、色。我不知道是不是学习方法的问题,如果是,那要用怎样的方法?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我不是一个有竞争意识的人,这点我一直确信。我并没有欲望做所谓的尖子生,也不争什么高下。我就想着把成绩稳在中偏上的程度就可以了。这种心态说知足常乐也好说消极懒惰也没毛病,但我可能就是这样一个人吧。没想着多轰轰烈烈,平平静静过就行了。所以我心态一直很平和,直到滑坡到来。


      从前班上有同学天天看书写题,只要我看到他,他就在学习。但他的成绩只能说中等偶尔偏上,没有很突出。我当时有些不解,那么认真的学怎么可能没有起色呢?现在我理解了。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理解了。


       我在的是一个小城市,一个山区的贫困的五线小城市。我想走出去,去想去地方。高考是唯一的出路。高三的上半学期要结束了,那我的成绩呢?今天发了成绩单,我一直在向下划,然后在底部看到了。没有任何争议的倒数。


       周围是同学嘈杂的讨论声,乱糟糟的。他们打闹说笑,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为成绩苦恼。有同学和我打招呼,我笑着回应;有朋友向我讲一件有意思的事,我和她一起哈哈哈哈哈。可是我不想笑啊,真的不想笑。但我不能冷着一张脸,我知道被人漠视冷眼以对的感受,我不想冲别人摆脸色,所以只能笑。


       其实我很想哭。


       这几个月来我哭过不止一次。半夜点盏灯一个人写题,遇到一道题死活解不出来,就连答案都看不懂的时候,那种铺天盖地来的绝望感我不愿再回想。


       四模的前一天我提前放学回家,下午四点多推开门时电还没有来。这次电停的毫无预兆,早上八点开始,来电时间不知。我没有任何准备,手机电量发红,充电宝最后一个灯孤零零的闪。我坐在桌子旁,眼睁睁看着太阳落下去,天一下就黑沉了。


       从屋子里翻出来两根蜡烛点上,烛光昏黄,不时跳一跳。我拿本书对着烛光看,说真的,一点都不舒服。光太暗了,直看的眼睛发疼发昏。但我放不下书,放下了我要做什么呢。手机关机了,谁都联系不到。明天又是考试,我心里太慌了。屋子里的表哒哒的走,我听到妈妈推门的声音。


       已经九点了。


       我脑子发浑,根本不记得看了什么,怎么一眨眼就九点了?也许是房间太黑,也许是烛光过于昏黄。毫无预兆的,情绪就崩掉了。之前我都是悄悄的哭,哭完眼泪一抹就算完。可这次我哭的停都停不住,我想着不能再哭了,张张嘴只有眼泪淌下来。最后爸爸妈妈还是听见了,结局也没什么。就那么过去了。


       他们有时提到这件事还会笑,我也一起笑。现在回想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黑暗里心态突然崩溃了。可我真的希望他们通过这件事能多体谅体谅我。高三真的不好过,学生并不是没烦心事,并不是他们说的“你一天上学能有什么好烦的”。也不是说对我不好,就是在他们心里,我可能还是个没心没肺的小孩,完全没有注意到我距成年也不远了。我已经长大了。


       这是一篇纯叨叨的文字,没逻辑没梗概,想到哪写到哪。我需要一个树洞。这就算是树洞吧。如果把这个看成2018下半年回顾,那我这下半年可能是一无所获一塌糊涂。希望过一段时间我再来看,可以肆意嘲笑当时我怎么想的那么多,这不好好的吗,当时怎么就想不通呢。

 

       希望如此。


       希望未来一切都好。


                                              2019.1.21

                                                00:06

    

    


☆★〖少年游〗(7/12)

☆★〖少年游〗(6/12)

    hhh隔壁班同学和我说,他们班上物理课的时候,老师问一道选择题选什么
   他们班同学想回答 “ 选 A/B/C/D”
然而又不太敢说,于是老师问的时候,他们就:“xu…”

——————————————————
    物理老师问:“这道题答案选什么?”
    班里同学:“…………”
    物理老师:“说话!选什么?”
    班里同学:“…嘘……”
————————————————————
   对不起我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那啥, “选”字发音发一半,就是“xu”(嘘…)
   

    我非常希望以后剪头发的时候除了相关问题外不要有其他交流。
    我只想简单的发个呆,
    并不是很想聊天。
    而且剪一会人家问我感觉怎么样,
    我看一眼镜子,把头左右晃晃,冷静的说:“挺好的”。
    试问谁能看出来其实我啥都看不见。
    剪个头发居然花了四十多分钟,我好方。
    我觉得我可能是睡着了。💤

     我们数学老师是一个谜一样的男人。
     他非常不拘小节,从他穿着凉鞋套袜子,头发每天都翘起来一小撮就能看出来。
     而且从不管周围的环境。就算数学课上全班安静如鸡目光呆滞,他都能自言自语自圆其说的写满两大黑板。
      这当个不算背景的背景吧
     ————————————————————
      今天下午第一节课就是数学。
      因为中午没睡好,于是后半节课我睡得那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差点把桌子上的书立连着一叠书一起推下去
      正迷瞪的时候,突然听到“哐当”一声响。
      我瞬间就醒了。
      然后飞快的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们老师习惯从黑板的最左边往最右边写。
      一边退一边写的那种。
      刚才就在他讲的神采飞扬精神焕发的时候,他退到了黑板的最右侧,就是讲台的最右边。
      然后一脚把放在讲台边边的水壶踢出去了。
      他“噫”了一声赶紧去捡。幸运的是壶里没有一滴水。
      同学都挺开心的说水没到一地就好。
      然而他“欸”了一长声说“你们怎么不往壶里接水呢我看你们下课喝啥好了不说了我们继续看这道题balabala……”
     班里同学:😳😳😳
      (๑˙ー˙๑)
     这么潇洒的吗???
     这么自然仿佛无事发生的样子……确实是他的风格。
     不过懵还是要懵一下的。
     都不知道该说老师关心我们 还是说他敬业 或者说是心大
     嗯……
     心情复杂

    现在是00:02,外面在放炮,这是什么操作?吓我一跳(눈_눈)

【立体盒子】
(③图原图来自上次的拼贴 少年游)